泛泛之辈

泛泛之辈 泛泛人生 泛泛岁月。。。。。

中秋月圆 暖洋洋啊

昨天一个乾隆帝 今天一个大佬周 😄😄凯
还有那个曹公在路上 那个那个宋总在大江河上

惊喜 惊喜 惊喜不断……


乾隆帝 。。。太亮眼 太夺目了!果然是盛世之主 王者气派之内 踌躇满志中带有海纳百川的包容

曹操 萧景琰 都是一朝人主 但有明显不同。。。。

国家宝藏 期待; 同时更期待凯哥未来 更多的艺术形象

《大江大河》男一号宋运辉将由@王凯kkw 出演
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,一代人也有一代人的奋斗。——— 这句话说得好!

《猎场》以及胡歌其中的边看边记(5)

11月10日  猎场第九集


这一集,不知该怎么说

还是说秋冬吧,这是他人生转折的一集,走投无路的秋冬很无措,听了林拜的话但不知从何做起,也许是找人倾诉也许潜意识已经感觉要离开北京了,因此打电话给罗(白莲前女友)希望能再见一面,这个情节对于郑秋冬的当前状态是合理的,但是胡歌在表演时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期期艾艾、甚至偶尔闪过一丝娇嗔(或者是撒娇)一类的恳求,这种略有软萌的表情,甚至这时候的角色妆面都唇红齿白的乖模样,似乎又恍惚看到明少爷的影子,这一刻的表演,我个人感觉与剧本对郑秋冬的人设有些不符的(回想一下秋冬的草根出身,还有片头出现的孤独的狼影,郑秋冬肯定是狠戾的,而这种狠与特工明组长的狠肯定是不同的,秋冬的狠像刀锋,而明台组长的则像手枪子弹),当然是我理解的郑秋冬。

然后就是跟罗倾诉,再告别,发现罗给的钱(还有被部长的打手威胁“离罗XX远点!”,看来罗赚的钱就是潜规则得来的),选即将离去的目的地。。。

然后,一个镜头切换就过了几个月,画面中出现就是云淡风轻的郑秋冬了,坐在新开设的职介所的班椅班台前,虽然还是简约,但从平整笔挺的西装,一丝不苟的秀发,这时展现出来在郑秋冬身上,以往的经历对他并未产生丝毫不良影响和痕迹(胡歌还是很帅的,作为演员不知是好还是不好),总之让我们看到秋冬如此的顺利,把郑秋冬初到杭州,如何能开业的所谓“外事开头难”等都略掉了,让人觉得郑秋冬重新开始也没啥难的嘛,那他之前搞什么冒名顶替的挣扎岂不是自找折腾吗?看来果然是有钱就行了(罗在离京前给他的吧),有钱不愁没发展——如此推理下去,会导致什么样的结论,不言而喻吧。

也许这样的描写,会让不舍得偶像受苦主角受虐的人满足,因为男主秋冬很快就复原了,又帅气十足的出现在我们面前了。但是我认为这对主角人物的命运基础却是一种很明显的伤害,舍掉了这部分“万事开头难”,就是舍掉了主角要奋斗要自强思要转变的思想基础和依据,类比在监狱中舍掉了与刘量体的相识互信的过程一样,导致主角在发生人生蜕变中的重要环节和基础缺失了。当然,都知道这种细节情节难写也难演,但是这部剧想通过郑秋冬的经历传达出来的,不就是处于越是人生低谷就越奋发,才能越可信越有力量吗?如果弃这些苦难情节都被省略了,而把后期精英秋冬的各种挥洒才干成为重头戏,是否会让戏剧发展脱节而削弱主题呢?毕竟绝地反击才是更精彩,锦上添花又有何意?这不正是影视剧和人物塑造给观众带来的观赏享受吗?

离京前,郑罗二人的告别,郑抱怨罗不理解他“四大皆空”,罗反而说她自己比郑还惨,其中一句就是“能依靠的人都没有了”。。。。这难道就是她去给部长做“合伙人”的理由吗?呵呵,果然说得凄美动人、振振有词,这位姑娘,难道你是没有学历、没有工作、失去了行为能力,活不下去了吗?——把“依赖”他人都说的如此振振有词的,为自己依附贪官行为讲大道理的,果然是圣母白莲2.0都止不住了。而且,罗给郑的钱,难道都是她正当所得吗?这还用说吗?

写到这里,对这剧已感觉失望,有点无语了。。。。。

《猎场》以及胡歌其中的边看边记(4)

11月9日 猎场第七八集:

怎么说呢,我看完第七集之后,给好友发了一段话:

这一集看完了,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同情郑秋冬,那个胖子孙总上一集看着如此庸俗, 而到了这一集的表现却显得如此正当理由,相反观郑秋冬的表现,那种慌不择路而强词夺理的解释让人感到有些讨厌, 也许这是胡歌想要表演给我们看的吧


在第八集,郑秋冬与那位公司老大在洗手间的哀恳、在停车场与人力同事的质问、到南宁找熊青春的对质。。。似乎都在通过郑的反应告诉观众,这一切不是犯了错误,而是郑运气不好,记得《乱世佳人》里白瑞德说斯嘉丽“好像小偷被抓了不是懊恼自己犯罪而是要蹲监狱”,而郑到监狱再次与刘量体的对话,郑的表现出一种过于平淡的轻松,与之前与其他人相对时的那种紧张、神经质、狠厉完全不同,似乎这是别人的事,这里的人物处理是有些偏差的。

郑秋冬的最大问题是起步的基点就错了, 三观从开始就歪了, 满脑子都是出人头地、一夜暴富的心理。 无论是尼泊尔虫草血本无归、演讲煽动取利,还是传销暴利等,让人感觉他之前入狱完全是咎由自取,这种人有这样的心理是一种病态和扭曲,在这样不正的前提下, 随着故事编下去,无论郑秋冬是如何被说成努力勤奋似乎都有巧合和戏剧化的成分,编导对这个人物的设定基础是有一定问题的。

郑和罗之间就是摆脱不了偷情偷偷摸摸的状态,似乎不断的处在被道德谴责的范围之内,之前是老白,现在又是这贪官。男女主人公在人设基础上出现这的问题,不知怎么能让人产生理解和同情,郑在罗这个问题上的表现不仅软弱、纠缠不清而且也缺少责任感, 如果连成了小三的旧情人都处理不了,谈何奋斗?

在网上看到一篇对一些情节做解释的文字:



不去讨论其是否真实,只需要看看这其中的观点也让人莫名其妙:

1. 罗引导郑——果然是圣母白莲,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

2. 郑抛弃了罗,不仅不怪他反而不离不弃的“引导他”,用潜规则获利来支持他——果然是圣母白莲2.0

3. 罗和部长关系不低俗,是合伙人——这个部长是高官吧,能怎么个“合伙”,合伙的资源不是社会公共资源和公帑吗?这种不低俗,难道是高雅?(不要告诉我这个部长是罗失散多年的爸爸啊?!果真如此,更要PF编导了)

4.郑后面很正——如果一开始心路就歪了,怎么拨乱反正,难道郑的遭遇还会有“冤假错案”?之所以能“拨乱反正”,是因为当初是被冤枉的,而不是开始错而后反而变成高大全;郑的确是犯罪,还不是错误这么简单,而导致犯罪的根本原因,不是生活所迫或者其他什么不得已的、不可抗力的原因,而是自己的私欲。


这二集有些无趣,不知还能说啥。




曹大人主公

小胡子的曹大人终于有转身了。。。。

雄视天下 建安风度。。。。

《猎场》以及胡歌其中的边看边记(3)

11月8日 猎场第五、六集

先传三张截图:





这是秋冬冒名覃飞时面试,公司的老大提到了真覃飞生前认识的某合伙人,秋冬的局和他的梦面临破灭,人生再度被推到崩溃的边缘,这种紧张 、惶恐、甚至绝望,都在这短短的几句面谈之间,这里看到了胡歌在表演上的突破和亮点,注意他右眼(没有伤痕的),与另一边一明一暗,隔着镜片,那种绝望的惶恐和绷紧照样自然流露,如果注意看动态的电视画面,就会发现此时胡歌的暗边的右眼下眼睑略微抽搐的动了二下,这样的处理属于微表情的瞬间,但尽管细微,却让观众不自觉的心理似乎也跟着跳了一跳,整个戏剧张力在静静流淌中逐渐凝聚起来、蔓延开来。。。。

这是胡歌以往的表演中未曾见过的,胡歌因为之前演了古装偶像而年少成名,功成名就的同时也逐渐有一些适合古偶而出现的习惯性动作,这些动作久而久之已经成了下意识的反映了,而这些习惯性动作对表演的负面影响就是“表演痕迹”,比如他在表现开心、顽皮精灵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眨一下双眼再抿嘴笑,这种明显带着仙剑、射雕甚至神话等等过往痕迹,连胡歌自己也曾说过,他曾经同时看着上面的几部剧的表演,越看越低落,这种低落是胡歌作为演员在职业上和专业上的自我要求和不断提升,但也是事实。再以那个眨眼微笑为例,这种情况出现的最少的剧是琅琊榜梅长苏,因为这个人物的设定性格使然,梅长苏的人设很少出现那种少年精灵顽皮的状态,但也不是绝对没有,比如梅长苏跟飞流相处、跟蔺晨调笑时等。

也许,猎场的郑秋冬的塑造,对胡歌而言就是要达到一种更深的突破,从目前的几集情况来看,郑秋冬人物命运展开后,胡歌的表演会逐渐丰富,而郑秋冬的塑造状态,也比之前的袁浩等更加干脆利落,更直接,也许胡歌的表演做一些减法会更加适合电视、电影的表演,更直接更利落让观众更直接的感受到人物的鲜活和立体。


关于郑秋冬冒充覃飞,从他的经历和诉求来看是合理的,但是编导设定的可能穿帮的情节太多巧合,毕竟覃飞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,北京又这么大,怎么会哪儿都是巧遇、哪儿都是陷阱呢?还有某商业公司要在网站公布新员工的履历,在现实中根本不可能,至于为何不可能,大家在现实生活中自有体会。也许是编导想尽快把郑秋冬推进第三次的人生低谷,为了加速推进而设计这么多的陷阱吧,但现实中不可能。毕竟在现实中,像覃飞这样的普通打工者(即使是高级打工者)也太多太普通,在那些企业中人人都是关注自己的事和自己的利益,哪会这么留意其他打工者怎么样呢?除非是已经发生了更深的利益纠葛,否则都是淡如水的关系。编导创造的情节有些失真。

这一集女主白莲又出现了,看她一副痛惜秋冬不值的样子,怎么感觉这么虚伪和不知羞耻呢,她自己依附贪官做了他的小三,还被贪官利用窃取公权利益和社会正当利益,难道不是另一种更大的偷窃吗?一个偷情窃利、在男人身边游走的某种花草(是交际花吗?)居然还有脸指责郑秋冬伪造身份?这一人物在三观上是存在问题的。

在拍摄中,有些镜头也有穿帮和虚假感觉,比如郑秋冬跟着MBA班做大巴外出,大巴内的景物和窗外景物明显是P上去的,还有陈龙林拜和郑秋冬在咖啡厅,林拜指着外面的大厦说什么什么高大上,那个外景的高楼灯光也很假,像是P上去的。。。这些情节和镜头,让制作上有粗糙感,尤其是在当今经济、科技和影视制作技术的情况下,更显得失水准。

从观剧至今,目前为止,希望胡歌能在表演上继续有突破和创新,但对于整体剧集的制作水平有些虚高和言过其实之感。另外,就是迄今为止,此剧尚未让我产生重复观看的欲望。

感叹一句:写文不易啊,懒惰没治,愿能坚持吧 O(∩_∩)O~

《猎场》以及胡歌其中的边看边记(2)

11月7日 第三、四集

秋冬入狱了,入狱的秋冬有几场戏,跟孙红雷、董勇、还有女主以及女主的朋友

在姜导的作品里,看到这些熟悉的面孔,一对比就知道什么是“戏骨”和实力,所谓遇强则强,水涨船高,胡GG发挥了视帝的实力,在与孙董二戏骨的对戏中,逐渐显露出秋冬哥的人物性格,那种悔恨、谦卑、不甘、自损,崇拜、感悟。。。。还有一丝丝心底的执拗孤傲,在这几场戏中表现出来了,吸引观众对秋冬未来的命运产生了无限的猜想和关注。







也许是编导想让秋冬少年轻狂快点过去,让更多的时间空间展示他步入“猎场”的蜕变,因此前面几集比较情节发展比较快,但有个别地方详略有些失当,比如秋冬和罗伊人的感情纠缠画面过多,有些磨叽(甚至那位女主的朋友探监的戏也有些拖沓和做作),但是入狱情节中最重要的是秋冬与刘量体的相识和信任却草草带过,这二人的相识对整部作品太重要了,刘量体对郑秋冬的人物命运的影响的作用举足轻重,而这二人在狱中如何相识,又发生了哪些事情使得刘对郑刮目相看?看过《肖申克的救赎》应能体会其中奥妙和重要。可惜,一转眼郑刘已经很熟悉了,郑已经非常信任刘了,这样安排会让人物发展有缺失,因为郑本身就是因为推销和惑众而入刑,信任人和被信任----对于刚入狱的他来说,是非常脆弱的,而刘在这时怎么就能获取了郑的信任呢?刘自诩看人准,是大猎头,是通过什么看到郑的独特呢?这部分其实是很有写头,也应该填出精彩的,可惜被编导草草带过了,让郑秋冬的性格发展和命运发展产生了一种不足感。

另外,还是女主,老白去世没多久,秋冬又被审,你带着项链耳环,化着靓装,白衣胜雪的去听审真的合适吗?

本子收到 从借尸还魂开始很喜欢@总有刁民想害朕 妙文 谢谢